您的位置:銀行 保險 / 汽車 / 房產 / P2P / > 高管離職屬實 OFO小黃車遇最終歸屬難題

高管離職屬實 OFO小黃車遇最終歸屬難題

2018-06-07 08:45? 來源:證券日報 本篇文章有字,看完大約需要 分鐘的時間

來源:證券日報

財經365訊(編輯 錢多多)作為中國“新四大發明”的共享單車,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的確讓人唏噓不已。如果能夠重新來過,相信摩拜和OFO都不會再如此的燒錢和絞殺。不知道時至今日是否還有后悔的機會。曲終人散之后,資本和創業者又將如何復盤這一年多來的得失。

  昔日風光無限的OFO小黃車似乎在不斷走下坡路。

昔日風光無限的OFO小黃車似乎在不斷走下坡路。

  從此前爆出OFO員工開始降薪,到如今持續不斷爆出公司要大規模裁員、部分高管離職以及現金流斷流等等問題。這些還不是全部,最近還有爆料稱,有沙特留學生狀告OFO、百度肖像侵權,要求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近30萬元。

  一切的一切開始呈現多米諾骨牌效應,這些難道真的要歸咎于OFO創始人戴威的強硬態度嗎?

  與滴滴談不攏,被阿里邊緣化,昔日滴滴與阿里兩大股東笑嘻嘻“入駐”,如今迎來尷尬收場,這一切究竟該由誰買單?

  面對市場上各種滿天飛的消息以及媒體的集中質疑,OFO有關負責人卻并不認可,對于OFO裁員以及資金鏈斷裂一事, OFO直接回應記者稱,公司是“遭遇有組織集中抹黑,目前已向相關媒體發律師函。”

  不過,不承認歸不承認,記者從內部人士獲得可靠消息,公司高管之一的負責市場公關業務的高級副總裁南楠離職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對此,OFO上述有關負責人員并未直接回應,其僅表示,“自己在休假,對離職一事不清楚,不了解。”

  1、高管離職屬實

  人員動蕩,特別是高管走人,對創業型的企業來說打擊是致命的,很多時候這意味著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小團隊,這也是為何一旦涉及高管離職的消息能引來市場關注的原因。

  不過,針對此次的OFO高管離職事件,小黃車方面似乎并不愿意承認,其官方公關號“OFO小黃車騎聞”的文章指出,24小時內數十個微信公眾號密集轉載了內容相似的文章,相同的標題前綴,只改了一個標題后綴:《小黃車快黃了?OFOXXXX》。同時,微博上出現1000多條同一話題和不同博主的相同微博內容,并有大量網絡水軍集中助推,試圖引導輿論。

  據不完全統計,短短一天內,《小黃車快黃了》一文被轉發報道2190頻次,數十個微信渠道號發布推送,“OFO裁員”話題微博1000多條,閱讀量超617萬。

  “這涉及故意集中抹黑,”OFO還強調:在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家公司,因為謠言而倒下!也從來沒有一家公司,像OFO一樣,捍衛自己的夢想。

  盡管官方聲明言辭犀利,不過,記者從內部可靠人士獲知的消息卻顯示,OFO高管走人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已經可以明確的是,負責市場公關業務的高級副總裁南楠已經離職。”

  對于高級副總裁南楠離職的消息,記者求證OFO公關部有關負責人得到的消息是,“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

  前述內部人士在與記者交流時表示,內部消息稱南楠是被開除的,從職位層級上來說,南楠的層級高于OFO公關部主管楊汛,“一般來說,公司老板對公關部不滿意的話,是會開除公關部的直接負責人,具體到副總裁南楠和楊汛,這個‘鍋’當然得南楠來背。”

  這也不難理解,被傳離職的當事人之一OFO公關部主管楊汛為何敢公開表示,自己離職都是謠言,并在微信朋友圈回應稱“沒離職,狀態良好”。

  2、資金鏈斷裂?

  與高管走人傳言相伴隨的還有OFO資金鏈斷裂的消息。

  這并非空穴來風,有消息稱,今年5月下旬,由于難以靠用戶的單次騎行獲取利潤,OFO開始發動員工售賣車身廣告,以期從B端尋找到大規模變現的路徑。根據刊例顯示,OFO給出的資源數據為“1500萬輛單車、覆蓋2.5億用戶”,而品牌定制車身的廣告價格為每輛2000元/月,開屏廣告價格為100元至120元。

  除尋求收入來源外,OFO還在“節流”,例如,取消了全國20個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動。

  另外,OFO似乎在保住用戶押金問題上,使用了一些“小手段”,有用戶向記者反映稱,如果自己卸載OFO并要求退還押金,會發現很難找到退還押金的入口,一旦點擊退押金,APP則會出現免費送5元現金券的活動,誘使用戶留下。

  種種跡象顯示,OFO對資金的渴求是非常足的,至于市場議論的資金鏈斷裂的消息,這在行業人士看來,似乎只是時間的問題,“畢竟共享單車這個市場,目前來看還沒有明確的盈利模式,還是要靠大規模燒錢的,錢一直在燒而后續的候補資金一直不到位,可以說是很危險了。”

  OFO的兩大金主滴滴以及阿里巴巴,似乎對昔日的香餑餑開始另做準備了,阿里巴巴方面,在6月1日,螞蟻金服子公司上海云鑫以14.68億美元估值,向哈羅單車增資20.6億元人民幣。此次增資后,螞蟻金服占股比例上升為36%,為哈羅單車第一大單一股東。而永安行(44.610, 1.02, 2.34%)的持股比例從10.2%降至8.9%。

  自2017年12月至今,短短半年內,哈羅單車完成了4輪融資,共計15.3億美金,而幾乎每一輪都有螞蟻金服的身影。

  有分析稱,作為股東,面對OFO與哈羅這兩個投資標的,從資金需求來看,顯然是OFO更需要支援,而阿里卻選擇了哈羅。這種選擇本身就代表二者戰略地位的升降。

  阿里方面在積極培育屬于自己的嫡系部隊,滴滴方面也沒有閑著,滴滴于今年1月份與小藍單車達成業務托管合作,小藍單車的品牌、押金和欠款等各項事務仍歸屬于小藍公司,小藍單車APP用戶押金、特權卡及充值余額可轉換為等值的滴滴單車券和出行券。

  并且滴滴還推出了自有品牌青桔單車,在滴滴APP接入口的單車選項中,有小藍單車以及OFO單車,只不過,如果掃碼騎行OFO單車是需要199元押金的,而小藍單車則主打免押金騎行,騎行之后分享券還可以獲得5元免費小藍單車和青桔單車的抵用券。

  按照滴滴方面的布局,青桔目前并未在北京以及上海等一線城市投放,相對來說在往二、三線城市下沉,而這種布局以及打法似乎與阿里巴巴扶持的哈羅單車打法有些類似,“試圖采取農村包圍城市的模式”,事實上,這也收到了一定的成效,此前,有消息稱,哈羅單車被傳日訂單量超摩拜和OFO,這似乎也從側面佐證了這種打法的成功。

  3、最終歸屬難題

  不過,面對日漸式微的OFO小黃車,曾經真金白銀砸錢進去的投資人可不愿意看到如今的局面。

  毫無疑問OFO的融資輪數可不少,并且阿里巴巴以及滴滴都是投資人,最近的一次是今年3月13日,小黃車宣布完成8.66億美元E2-1輪融資。此輪融資由阿里巴巴領投,灝峰集團、天合資本、螞蟻金服與君理資本共同跟投。

  投資方可不是傻子,他們如何能容忍這種局面,各種補救的消息也開始滿天飛了。有消息稱,盡管滴滴與OFO交惡,但也不排除滴滴馳援OFO的可能性。另外,滴滴也有可能在OFO身上復制拯救小藍單車的模式——還掉小額債務,拿下既有投放量和運營權。

  不過,對于上述說法,有接近滴滴的人士卻并不贊同,其表示,根據滴滴方面的規劃,目前滴滴的頭等大事當然是其下半年以同股不同權形式的上市計劃。

  另外手握青桔以及小藍單車的滴滴似乎不愿意在共享單車上多做逗留,據《證券日報》記者了解,程維目前的工作重點已經放在“洪流聯盟”計劃上,據了解,該聯盟是今年4月24日滴滴聯合31家汽車企業成立的,聯盟將以開放和賦能為核心,汽車全產業鏈合作共建汽車運營商平臺,推進新能源化、智能化、共享化的產業發展。

  此外,滴滴的業務PK重點也開始放在外賣業務上,據記者了解,滴滴外賣在6月6日宣布在江蘇泰州正式開城。這是滴滴外賣上線的第三座城市,6月1日,滴滴外賣剛剛在南京開城。滴滴外賣稱,泰州開城后,可與無錫、南京共同構建滴滴外賣江蘇運營體系的鐵三角布局,積累更多的運營經驗。

  至于阿里巴巴方面,在“親兒子”哈羅單車以及OFO的傾向性上態度已經擺的很明顯了,想繼續做獨行俠,堅稱要奮斗到底的戴威或許真的該考慮一下,錢一旦燒完后的最終歸屬問題了。

想了解更多財經資訊,請關注財經365

閱讀了該文章的用戶還閱讀了

熱門關鍵詞

為您推薦

行情
概念
新股
研報
漲停
要聞
產業
國內
國際
專題
美股
港股
外匯
期貨
黃金
公募
私募
理財
信托
排行
融資
創業
動態
觀點
保險
汽車
房產
P2P
投稿專欄
課堂
熱點
視頻
戰略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股票
學股
名家
財經
區塊鏈
網站地圖

財經365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經365及/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魯ICP備17012268號-3 Copyright 財經3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Copyright ? 2017股票入門基礎知識財經365版權所有 證券投資咨詢許可證號為:ZX0036 站長統計

山东体彩那个app可靠吗